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发布课题成果

  • 分享到:
  • 0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曾经说,中国的城镇化和美国为首的高科技是影响人类21世纪发展的两大因素。中国的城镇化进程曾经长期滞后,直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才勉强追上世界平均水平。目前在城镇地区常住半年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中国已经赶超了全球。然而,拥有城镇户籍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却明显低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距高达十多个百分点。

    户籍上不仅附着了大量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比如一些社会保障的权利、子女受教育的权利等,而且还与不少重要的经济权利相挂钩,最突出的是就业的权利。在很多城市,要作收银员、出租车司机、网约车驾驶员等,都需要有本地户口。这样一来,大量在城镇工作和生活的非本地户籍人口,尽管对所在的城市发展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无法平等享有与户籍人口一样的权益。从这个角度看,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之间的缺口越大,说明中国城镇化的质量越差。

    在很长的一段时期,户籍制度改革步履蹒跚、举步维艰。为了解决现实存在权益不平等问题,政策层面开出的药方叫作“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不论某人是否拥有城镇户口,只要她或他在城镇地区常住半年以上,办理了所在城市的居住证,就可以享有若干重要的基本公共服务项目。在城镇户口千金难求的条件下,从公共服务的改革角度切入,有点“曲线救国”的意思。

    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颁布为标志,中国新一轮的城镇化政策创新驶入了快车道。国务院每年都会印发多个文件,相关部委也会出台配套和落实的措施,推动户籍制度改革的深化,促进城镇化质量的提高。可喜的是,截至目前,除了极少数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以外,进城落户的门槛已经很低了。可新的问题也出现了:一方面,农民工进城落户的意愿呈现出整体走低的态势,落户限制放开了,政策的对象似乎并不领情;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在吸纳新的城市居民落户上缺乏充分有效的激励,有的甚至设置了隐性的门槛,政策的末梢传导不畅。与此同时,一个老问题仍然存在:由于没有当地的户口,农民工在许多城市还是不能完全平等享有基本的公共服务和经济权益。

    也许正是看到了城镇化质量的新老问题交织,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把“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加快提高”列进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的目标要求”之中。城镇化的质量问题,被推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6年,作为国家高端智库的首批试点单位之一,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承担了首批智库课题中的《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问题研究》,并将其列为院年度重点课题、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学术基金资助的课题。

    社会发展研究所牵头组织了此项课题研究,在已有研究积累的基础上,经过课题组近一年的思考、讨论、调研、访谈和写作,形成了本书,主要观点如下:

    第一,按照既有的趋势,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到2020年达到45%的任务难以完成,这将对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造成重大制约;

    第二,城乡之间的推力与拉力出现了转换,愿意进城落户的农民工占比从2003年的58%下降到2014年的34%,降幅超过四成;

    第三,地方政府财力有限并且支出责任较大,担心给予农业转移人口完整的市民待遇会带来庞大而永久的财政负担,执行户改的积极性受挫;

    第四,吸纳农民工进城落户的成本被高估了、收益被忽视了,实际上收益是略高于成本的,但地方财政和流入地政府会承担净损失;

    第五,应以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保障性住房供应、市民化成本收益协调机制为突破口,充分调动转移人口和地方政府两个积极性,才能确保完成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加快提高的目标。

    本课题的负责人为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的顾严副研究员和李爽研究员,参与研究报告和书稿撰写的主要成员有:社会发展研究所的张本波研究员、王阳副研究员、关博博士、魏义方博士、刘敏博士,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的涂圣伟副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张兆安研究员、曾翔博士。

  • 分享到:
  • 0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