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国:美国税改的如意算盘不可能都实现

  • 作者:霍建国
  • 分享到:
  • 0
  • 霍建国 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

    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的状况看,能够通过减税法案对他是一个重大利好,他自己认为是一个重大的胜利,这一点看还是符合美国国情的。

    关于税改效果的评论比较多,众说不一。美国国内基本上有两种观点,一是整个税改增加了财政负担,美国外债总量已经上到20万亿,再增加的话,美国将来可能承受不了,共和党内有议员是这个观点。另一点就是不公平的问题,1%的富人受益更大。

    但是平心而论,一个税改方案要想100%公平是不可能的,不光是在美国,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如此。从最有效的角度分析,尽管不可能让所有人受益,但是可以先把这个事干成,这个事我觉得是可以干成的。

    问题是减税之后怎么消化这1.5万亿赤字?美国的如意算盘是通过鼓励制造业回流,或者通过减税激活制造业以扩大税基,还有就是个税减了之后带动居民消费。另外从资本回流的角度也会产生一定的效果,特别是跨国公司在海外的利润比较高,美国前30家大公司大概在国外就有2万多亿的规模,是比较大的。

    不过以上这几点基本上要打个对折,不可能100%实现,就像奥巴马过去说制造业回归、振兴制造业也没见什么明显效果。仔细地看,现在美国就业的上升并没有明显带动消费的上升,特别是通胀也没有起来,这说明美国消费的拉动作用并不能在短期内奏效,就算个税减了之后可能会带动消费从而弥补一部分赤字,但这方面仍会打对折。

    再谈制造业的回流,我的质疑在于公司投资并不差这10%、15%的税率,会有更多考虑,如资源周边配置、产地和销地距离等等,不可能单纯因为有15%的税率优惠就迁回去,特别是在华的外企短期内还看不到撤离。

    另外,资本的回流会产生一定的刺激作用,但同样很难看到。在美联储加息前两年,美元指数基本处于100左右的高位,而年初美联储连续两个季度加息之后,美元指数是回落的,最低落到了92,现在还在94、95徘徊。美国在经济过热的时候并不希望美元处于高位,而是乐见合理价位,才能平衡进出口,从而应对经济压力。如果美元指数过高,贸易上肯定是出口困难、进口增加。在现在的美元价格之下,美国贸易赤字10月份是400多亿,全年下来就是4000亿左右,这个压力不是很大,最痛苦的时候财政、贸易双赤字各8000亿,现在已经有所缓解,财务指标还是可观的。

    总的来说,美国的如意算盘不可能都实现,会有效果,但是这个过程至少要一年之后才能够初步见效,就算特朗普想在圣诞节送给美国人一个礼物,但是执行是明年执行,见效也是缓慢的,真正见效至少要2到3年。

    历史上,里根的减税效果是比较明显的,他除了减税之外还有美国星球大战计划,那个计划配套让美国完成了IT产业的创新问题。实际上IT产业的突破、互联网的普及才是真正支撑了美国经济那一轮复苏的基础,今天的美国能不能寻求出一个在制造业方面的新突破?如果减税能使利润回流,给美国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聚焦点能够放到制造业创新上,有可能真的让美国再次振兴。

    可是更多人提到,美国这些东西都是苟延残喘,管一点用,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像最近的是美国的量化宽松,这对美国也是有帮助的,但是也没解决什么根本问题。量化宽松之后又进入加息、缩表,但是没有很好的成效,这些政策冲击有多大?包括奥巴马时期的制造业回归、创新、支持都没有起到明显的效果。

    从宏观政策的角度定义,任何一个单项政策出台的同时都会有负面作用,所以比较好的宏观政策是通过两三个政策的相互配套作用来弥补负面因素。

    外界对这次美国税改的看法,首先是美国添乱,由于其大幅度降税导致国际竞争格局的变化,很多国家有可能被迫跟随加税。还有的观点质疑它的实际效果怎么样,到底影响有多大。

    现在来看,我们应该稍微常态化一点,心情平静一点,刚开始有点激动,很多人都说不得了,美国那么难的事都干成了,而且降税幅度那么大。但是具体操作起来都会有一个过程,甚至有的效果可能还不明显,期间内还可能会出现别的变数。从这个角度讲,肯定它的影响是存在的,但是没有那么大。

    对于中国来讲,不要乱了阵脚,我们要有自信,十九大的内容交代得那么清楚,只要按照十九大的要求做到位,基本就是可以稳住的。过去五年,中央政府、国务院在减费、减税方面做了一些工作,有一定作用,关键还是要看执行的效率,要抓住有效的东西落实好。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涉及五个方面,“一带一路”、贸易强国建设、扩大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开放、营造良好营商环境,这些都是非常有效的。中国现有的体制下如果能够把营商环境改善了,基本不需要降税也可以抵消掉这次美国降税的影响。

    世贸组织基本的要求就是公开透明、公平公正、竞争有序,这些东西我们可能还需要回过头来好好消化、真正做到,如果把出口、制造业稳住了、营商环境改好了,那么外资在中国不止不会下降,反而能够稳住。过去几年我们真正的外资下降并不是体现在企业撤离上,主要是外资利润的外流,外资早先创造的利润许多都不继续投资了、流出了,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所以一定要给外资挖掘其投资的新增长点,允许继续开放,包括投资、服务业的开放,从而稳住外资。

    最后,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包括监管模式,以及培育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这些都是最关键的,实际上也就是应对美国减税冲击的最直接回应,让这些政策真正落地、真正见效,把这些问题解决了,中国就不会遭遇来自美国税改的冲击和压力。(本文依据全球化智库CCG 举办的“美国减税的全球影响以及中国应对”研讨会速记整理)

  • 分享到:
  • 0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